美军激烈的战斗、称职的医疗兵跑数百米救人!

Minecraft老玩家看完都泪目了 I 还记得MC曾经给你带来的快乐吗?

菜鸟新警第一次巡逻发现超速车辆, 结果车主是一级杀人犯【UTA长岛服巡警日常-ARMA3】

菜鸟警察收到举报制作毒品, 立刻出警抓捕【UTA长岛服巡警日常-ARMA3】

带新兵连续抢了三个加油站, 最后被一个警察灭队【ARMA3-生活服菜鸡日常】

智障儿童欢乐多, 在这自♂由的城市里和警察斗智斗勇【ARMA3-生活服日常】

美军激烈的战斗、称职的医疗兵跑数百米救人!—在线播放—《美军激烈的战斗、称职的医疗兵跑数百米救人!》—游戏—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一个医疗兵

这就让很多普通观众,特别是军事迷们想要了解二战期间真实的医疗兵是如何轻装上阵、救死扶伤的?他们有着怎样的编制和配备,怎样保护自身安全,又如何做到身处血战之地而无杀戮之心的?当时是否有国际法则在保护这一群体等等。

法制晚报讯(记者 丽案调查工作室明廷宝)从今年9月的威尼斯影展亮相以来,导演梅尔·吉布森执导的《血战钢锯岭》一路叫好又叫座。12月8日,该片登陆国内院线,立时掀起一股战争大片观影热潮,票房口碑双丰收。

比较有意思的是,在钢锯岭这座修罗场里,圣徒道斯(即救人的这位历史真实人物戴斯蒙德·道斯)弃绝了武器,只凭“再救一个”的信念,穿行在枪炮间,毫发无损,救出了一条又一条的性命(甚至包括一个敌人)。

这就让很多普通观众,特别是军事迷们想要了解二战期间真实的医疗兵是如何轻装上阵、救死扶伤的?他们有着怎样的编制和配备,怎样保护自身安全,又如何做到身处血战之地而无杀戮之心的?当时是否有国际法则在保护这一群体等等。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为什么说冲绳战役是二战中比较惨烈的一次战役?

冲绳岛位于日本本土的南面,距九州岛仅有340海里,是日本本土最可靠的南面屏障,因而冲绳素有“日本国门”之称。大门如破,敌人势必长驱直入,因此当时的日美交战双方都把冲绳战役看得尤其重要。

说它惨烈,主要是因为该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中伤亡人数最多的战役。日本方面共有超过10万名士兵战死或被俘虏,美军遭受的人员伤亡亦超过8万人。同时,数万名当地平民丧生、受伤或被迫自杀。

冲绳战役,从1945年3月18日美军航母编队袭击九州开始,至1945年6月22日冲绳岛战斗基本结束,共历时96天,其中在冲绳岛上的激烈战斗就有82天之久,日军包括“大和”号战列舰在内的16艘水面舰艇和8艘潜艇被击沉,约4200架飞机被击落击毁,日军在冲绳岛上的约5万守军,除9000余人被俘外,其余全部被歼,冲绳岛的平民有7.5万人死伤。美军有32艘舰船被击沉,368艘被击伤,其中有13艘航母、10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和67艘驱逐舰遭到重创,损失舰载机763架,阵亡1.3万,受伤3.6万,另有2.6万人的非战斗伤亡。此役是美军在太平洋战争中伤亡最大的战役。

陈洪:应该说,是冲绳战役中日本堪称疯狂的自杀机行动直接导致了美军向日本投放了两颗。

因为到了1944年10月,在经历了几次重大失利后,此时日军已经基本丧失了制空权,有经验的飞行员也伤亡殆尽。国内的工业生产也无法满足战争的需要,但日本军政府不愿意投降。在此刻,日本军部决定孤注一掷挽回战局,在空军中组织“菊水特攻队”,驾驶满载炸弹的飞机,采取与敌舰同归于尽的方式,直接冲撞敌舰。日本人超过2000架的自杀机,让美军顿时感到了极大的恐惧,美军统战部估算,按照日军这样的打击力度,美军将有日均900人的伤亡代价,这是美军不能接受的。

恰巧此时美军在本土试验成功了核武器,于是1945年8月6日、9日,代号为“小男孩”和“胖子”的先后投到了广岛、长崎,彻底击溃了日军的斗志。

法制晚报:二战期间的太平洋战场空战、海战激烈,当时主要的空战武器和海战武器分别是什么?

陈洪:二战期间的太平洋战场作战武器主要是航母和各式舰载机。有一个数据特别有趣,开战之初,美军只有5艘航空母舰。太平洋战争的激烈程度使得美军的航母建设取得飞跃式的发展,到了战争结束的时候,美军的舰队航母有43艘,护航航母有86艘。

很多读者可能会惊讶如此多的航母,但这里有一些信息必须向大家澄清。就是里面有一些航母是有水分的,其中一些航母由其他大型舰船加装甲板改装而成,还有一些就是将当时的大型商船、民用船只进行改装。当时很多美军飞行员开玩笑说,“我们的航母就是洗澡盆上加块甲板。”

但是航母其实就是一个搭载的工具,真正能够作战的还是航母上的舰载机。当时美军有两种特别优秀的舰载机,一种叫做“F4F”,即野猫式战斗机,机体坚固,防护性能好;第二种叫“F6F”,即地狱猫。

陈洪:二战期间美军的医疗兵正式编制在陆军的连队当中。医疗兵都是战士,不是医生,其实就是现在部队里的卫生员,受过一定的医疗救护培训,这些士兵都是有军衔的,从列兵到上士,军官一般都编在营里。

一般来说,一个连队有一个卫生兵编成的班,四到五个人,每一个排里有一名卫生兵。医疗兵的装备种类也是有不同的,标准的陆军医护兵装备包括工字背心、两个挎包、两个水壶,医疗兵一般不配备进攻型武器,但随身都会有手枪或是匕首这样的短武器。至于长武器,还是看个人选择。

法制晚报:医疗兵在战场上如何保护自身安全?怎么看待影片主人公“不杀人”的信仰?

陈洪:医疗兵在战场上的安全没有特定模式。因为医疗兵一般都是在战争的最前线,比如陆军的冲锋、进攻当中士兵中弹受伤,倒下来的时候医疗兵要及时跟进急救,临时处理;在防御战事当中,如果有战士受伤,一般来说这时候的医疗兵比较安全。

还有一点就是,其实医疗兵在战场上还是相当危险的。因为医疗兵的责任是救护伤员,敌我双方可能都会感觉到,在战场上消灭,可能连带消灭的伤员有四五个。很多伤病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和抢救,很有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像电影主人公这样不带武器上战场的情况,只能说是个案,是特例,具有偶发性。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日内瓦公约中有明确规定,医疗兵不应该挨子弹。这种国际法则在当时的战场上能起到实际效用吗?

陈洪:在战场当中,确实有一些国际红十字会的医务人员不应该被伤害。但像日内瓦公约这样的规定,其实是极其无效的。我们说了,双方都知道医疗兵的作用不只是战斗员,更多的是救治战斗员,打死一个医疗兵很多时候效果大过打死一个机枪手。虽然有一些国际公约在倡导并试图制止对医务人员的攻击,但对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场来说,谈这些都是不太切合实际的。

陈洪:我认为,医疗兵在战场上也是一个战士,就像一个炊事员不仅仅是烧水做饭,他也有帮助队伍、获得胜利的共同愿望。既然是一个兵,身上也有枪,就有作战的能力,完全可以在战场上发挥作用,可以进攻也可以防御。这是毫无异议的。

我们觉得医疗兵这个群体在军队中虽然编制人员较少,但他的存在也是人类对战争血腥本质的抵抗。这些医疗兵冒着枪林弹雨救死扶伤,用自己的身体掩护战友身体,用自己生命挽救战友生命,这样的存在精神感召的力量是宏大的。

法制晚报:“他的信仰无法改变战争,而战争也拿他看似最普通的信仰无可奈何”,影片上映后,不少观众特别追崇这样的说法,您如何看待?

陈洪:我们知道道斯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他的信仰是不杀人,不作恶,不拿武器,不伤害生命,誓不拿枪。但是战争的血腥实际上告诉人们,血腥的战争当中完全依靠宗教信仰和美好愿望,是很难取得反法西斯战争最后胜利的,因为他的对手是法西斯,法西斯的手段是残酷的,无人道的,他们的罪行是反人类。

这时候好比一个善良的人面对一群歹徒,如果不去自卫来保护自己、消灭对手,那么自己一定会被对手消灭。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在漫长的战争史中,还有哪些“不杀人”的真实场景和英雄色彩的人物?您有没有想过恰当时机参与编剧,自己做一部军事题材的影视作品?

陈洪:其实在我党漫长的解放战争当中,也出现过类似的先进人物,一个例子就是傅连暲。傅连暲1894年9月生于福建长汀县,1933年参加红军,1938年加入中国。早年随在长汀教会工作的父母进入长汀,就学于长汀一中,毕业于汀州福音医院的亚盛顿医馆,1925年出任长汀福音医院院长。

1927年8月,南昌起义军路过长汀时曾收留起义军的陈赓、徐特立等300多名伤病员在福音医院治疗;1932年1月创办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个正规医院;1934年10月参加长征,以他的妙手医术保证了、周恩来、朱德等大批中央领导、战士的健康,在军中有“红色华佗”的美誉。到达延安后,历任中央总卫生处处长兼中央医院院长、总卫生部副部长。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央卫生部副部长、总后勤卫生部第一副部长。

其实这样的人物,其人生也很有代表性,作为医疗兵其存在价值远超一般人所想。

目前,我还很少接触影视剧的创作,但一直致力于军事知识的吸取和传授,希望以后有机会参与。

陈洪,原空军指挥学院作战指挥系情报外军教研室教授。毕业于国防大学高级系军事理论研究班,空军大校(正师职),研究生导师和学科带头人,空军首批高层次科技人才,学院十佳教员。

曾获总参、总政、总后联合颁发的“全军院校教书育人”金奖一次,银奖一次;三次被北京市高校评为优秀军事教员,两次当选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史学会理事;受聘为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特约军事评论员,多年来为中央及各省市电台电视台制作军事节目500余期,是军内外具有较高声望的军事专家和军事评论员。

钢锯岭中的医疗兵其实更传奇:有些电影没拍怕人不信

一个拒绝拿起枪杀戮的美国医疗兵,竟然参加了太平洋战争中最血腥的冲绳岛战役,在美军节节溃败全部撤离之后,选择独自一人手无寸铁地留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一边躲避日军铺天盖地的扫荡, 一边拯救自己奄奄一息的弟兄,将他们一个个运回美军根据地。

虽说电影里已经表示这是根据真人事迹改编,然而,不少觉得不可思议的声音依然不断涌现:

抱歉,虽然难以置信,但事实上,电影里这位主人公,他的真实事迹比电影中演的更传奇,他的人生比电影更开挂。

他叫戴斯蒙德·道斯(Desmond Doss),1919年2月7日出身于维珍尼亚州林奇堡。

他的家庭信仰的教义是基督教的一个分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the Seventh-day Adventist Church),小时候的道斯经常站在家里墙上挂的第六诫的图前凝视:

图中画的是该隐杀了自己的弟弟亚伯,而第六诫的原文即是“Thou shalt not kill”,“不可杀人”。

如果说教义是潜移默化地感染着道斯,那另外一件事则更直接地决定了他的一生。

童年时候的一天,在一场酒后斗殴中,道斯的父亲差点儿用枪杀死了道斯的舅舅。。。后来道斯把枪藏了起来,才避免了悲剧。。。

当然,除了教义和童年阴影的影响之外,道斯也始终是个助人为乐的人,每次有人出事、生病,他都会赶快过去照顾病人,可能比病人的家人还着急。。。

有一次,广播里通知在29号公路上有车祸发生,一名受伤的女士需要赶快输血。道斯二话不说,徒步三英里到那家医院去献了血。没想到,两天之后,医院打电话来说血不够,还需要更多血。道斯又义无反顾走了三英里去献血,又走三英里回家。。。

1941年,日军偷袭了珍珠港。。。当时,道斯在一家造船厂工作,有资格延期参军。但是,看着身边的人都去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而自己在家里享受安逸,这种事,他做不到。于是,1942年2月,道斯正式加入美国陆军。

不带枪上战场。。。这不是送死么。。。但道斯就是固执地表示,自己只想做军医,军医不杀人,所以不需要拿枪啊!反正我就是不要杀人,只要救人!!

因为他所信的教义要求信徒们在周六安息日这天放下手头一切事休息,专心祷告。。。好吧,单纯的道斯就跟教官说,“抱歉,我周六不工作。。。”

面对这样一个参军不拿枪、周六不训练、还整天神神叨叨地拿着本圣经祷告的傲娇Boy,战友们根本忍不下去!

军官们也很看不惯他,不仅对他“周六不工作”的要求嗤之以鼻,拒绝了他参加医疗队的要求,怀疑他精神有问题想要开除他,甚至还要把他送上军事法庭。。。

不过最后一切还是化险为夷,道斯最终如愿以偿得以进入医疗队学习当一名合格的军医。

1944年,26岁的道斯跟随第307师和第77师美国军队参加关岛战役,依然不带枪,赤手空拳带着吗啡血袋绷带就上前线了。

他在呼啸而过的子弹中救了不少战友,直到自己身负重伤没法再包扎别人才停止。

一年之后,1945年,二战进入尾声,美军第十集团军集结了8个师发动登陆战,准备攻克冲绳之后,以冲绳为基地进攻日本帝国本土。

这场冲绳战役,在英文被称为“Typhoon of Steel”,“钢铁台风”,在日文被称为“鉄の雨”,“铁雨”。这场钢铁风暴极其惨烈,日本方面共有超过10万名士兵战死或被俘虏,美军遭受的人员伤亡超过8万人。

彼时,日军明白大势已去,他们明白冲绳这个“国门”是守不住的, 于是他们最后的目标就是:拖延时间,保护本土,尽量多地消灭美军的有生力量。

冲绳战役中的钢锯岭是106米高的峭壁,美军要从峭壁下爬上去,才能与日军对峙。

而日本人在峭壁上疯狂地挖了蜘蛛网一样的战壕、地道,美军一爬上去,立足未稳,迎面而来就是疯狂的扫射,密集的轰炸,还未来得及扳动机枪,可能就已血肉横飞。

在道斯的部队前往钢锯岭之前,已经有一批又一批美军被日军击溃,峭壁上方已然是尸横遍野。美军每往前一米,都要以牺牲10名战士为代价。

一如既往地,迎面就是丧心病狂的枪林弹雨。前一秒还在瞄准射击,后一秒就已经肝脑涂地。飞出的肠子,血肉模糊的双腿,炸开的脑浆,真正的触目惊心。

从白天,到黑夜,再到晨曦再一次出现,道斯孤身一人在混合着血浆、泥泞、尸液的火线上匍匐着寻找尚存的气息。

他给伤员打吗啡,包扎止血,输血,然后将伤员拖到悬崖边上,用绳梯上多余的绳子拴住伤员,小心翼翼地将他们一个个运到山下,然后返回,继续寻找一线生机。

救援过程中,他几次被巡逻的日本兵发现,几次从近距离的炮火枪弹中死里逃生。。。

根据后来日本兵回忆,当时他们发现了这个医疗兵后朝他开枪,却每次都会出现子弹卡壳的情况!

就这样,道斯在恐惧和绝望中救出一个又一个伤员,他精疲力尽,浑身受伤,不断向上帝祈祷:

“主啊,求求你让我再多救一个人,再救一个,直到把他们全部救出,让我成为最后倒下那个人。。。”

最终,赤手空拳的道斯耗费12个小时,在毫无支援的情况下,救出了75人,平均每10分钟救出一人。

实际上,军方记录的数据是100人,道斯谦虚说是50人,最后取了个折中的数字“75”。

美军因为不断地溃退,早已军心涣散,但道斯创造的奇迹,让他们愿意再次登上钢锯岭。

这一次,日军朝道斯扔过来一个手榴弹,道斯在慌乱中,手脚并用把手榴弹踢了回去!

是的,在电影中看到脚踢手榴弹这个片段时你可能会觉得太扯了,但事实确实是这样。。。

接下来发生的事简直太难以置信,甚至于以大胆闻名的导演梅尔-吉布森都不敢拍了,怕观众觉得太假。

被手榴弹炸伤之后,道斯没有立马呼叫救援,他在原地等了5个小时,直到有战友发现他受伤,才用担架把他抬回去。

回去的路上,他发现地上有个受了重伤的士兵,道斯马上从担架上下来给伤员包扎,然后把担架让给这名士兵,自己等下一波救援,等待过程中还被一名日本狙击手的子弹打碎了左臂。。。

1945年10月,戴斯蒙德·道斯获得由美国政府颁发的美国最高军事荣衔“荣誉勋章”(Medal of Honor),他也是史上第一个获得荣誉勋章的“良心拒服兵役者”(conscientious objector)。

战争致使道斯的身体90%伤残,肋骨和肺损坏,花了五年半治疗,但过量的抗生素又使他失聪。2006年3月23日,道斯去世,享年87岁。

血色的夜沉沉地压下去,人类变成丧心病狂夺取别人性命的杀戮机器,只有天使张开光明羽翼,把人救活,把灵魂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