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锯岭中的医疗兵其实更传奇:有些电影没拍怕人不信

一个拒绝拿起枪杀戮的美国医疗兵,竟然参加了太平洋战争中最血腥的冲绳岛战役,在美军节节溃败全部撤离之后,选择独自一人手无寸铁地留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一边躲避日军铺天盖地的扫荡, 一边拯救自己奄奄一息的弟兄,将他们一个个运回美军根据地。

虽说电影里已经表示这是根据真人事迹改编,然而,不少觉得不可思议的声音依然不断涌现:

抱歉,虽然难以置信,但事实上,电影里这位主人公,他的真实事迹比电影中演的更传奇,他的人生比电影更开挂。

他叫戴斯蒙德·道斯(Desmond Doss),1919年2月7日出身于维珍尼亚州林奇堡。

他的家庭信仰的教义是基督教的一个分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the Seventh-day Adventist Church),小时候的道斯经常站在家里墙上挂的第六诫的图前凝视:

图中画的是该隐杀了自己的弟弟亚伯,而第六诫的原文即是“Thou shalt not kill”,“不可杀人”。

如果说教义是潜移默化地感染着道斯,那另外一件事则更直接地决定了他的一生。

童年时候的一天,在一场酒后斗殴中,道斯的父亲差点儿用枪杀死了道斯的舅舅。。。后来道斯把枪藏了起来,才避免了悲剧。。。

当然,除了教义和童年阴影的影响之外,道斯也始终是个助人为乐的人,每次有人出事、生病,他都会赶快过去照顾病人,可能比病人的家人还着急。。。

有一次,广播里通知在29号公路上有车祸发生,一名受伤的女士需要赶快输血。道斯二话不说,徒步三英里到那家医院去献了血。没想到,两天之后,医院打电话来说血不够,还需要更多血。道斯又义无反顾走了三英里去献血,又走三英里回家。。。

1941年,日军偷袭了珍珠港。。。当时,道斯在一家造船厂工作,有资格延期参军。但是,看着身边的人都去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而自己在家里享受安逸,这种事,他做不到。于是,1942年2月,道斯正式加入美国陆军。

不带枪上战场。。。这不是送死么。。。但道斯就是固执地表示,自己只想做军医,军医不杀人,所以不需要拿枪啊!反正我就是不要杀人,只要救人!!

因为他所信的教义要求信徒们在周六安息日这天放下手头一切事休息,专心祷告。。。好吧,单纯的道斯就跟教官说,“抱歉,我周六不工作。。。”

面对这样一个参军不拿枪、周六不训练、还整天神神叨叨地拿着本圣经祷告的傲娇Boy,战友们根本忍不下去!

军官们也很看不惯他,不仅对他“周六不工作”的要求嗤之以鼻,拒绝了他参加医疗队的要求,怀疑他精神有问题想要开除他,甚至还要把他送上军事法庭。。。

不过最后一切还是化险为夷,道斯最终如愿以偿得以进入医疗队学习当一名合格的军医。

1944年,26岁的道斯跟随第307师和第77师美国军队参加关岛战役,依然不带枪,赤手空拳带着吗啡血袋绷带就上前线了。

他在呼啸而过的子弹中救了不少战友,直到自己身负重伤没法再包扎别人才停止。

一年之后,1945年,二战进入尾声,美军第十集团军集结了8个师发动登陆战,准备攻克冲绳之后,以冲绳为基地进攻日本帝国本土。

这场冲绳战役,在英文被称为“Typhoon of Steel”,“钢铁台风”,在日文被称为“鉄の雨”,“铁雨”。这场钢铁风暴极其惨烈,日本方面共有超过10万名士兵战死或被俘虏,美军遭受的人员伤亡超过8万人。

彼时,日军明白大势已去,他们明白冲绳这个“国门”是守不住的, 于是他们最后的目标就是:拖延时间,保护本土,尽量多地消灭美军的有生力量。

冲绳战役中的钢锯岭是106米高的峭壁,美军要从峭壁下爬上去,才能与日军对峙。

而日本人在峭壁上疯狂地挖了蜘蛛网一样的战壕、地道,美军一爬上去,立足未稳,迎面而来就是疯狂的扫射,密集的轰炸,还未来得及扳动机枪,可能就已血肉横飞。

在道斯的部队前往钢锯岭之前,已经有一批又一批美军被日军击溃,峭壁上方已然是尸横遍野。美军每往前一米,都要以牺牲10名战士为代价。

一如既往地,迎面就是丧心病狂的枪林弹雨。前一秒还在瞄准射击,后一秒就已经肝脑涂地。飞出的肠子,血肉模糊的双腿,炸开的脑浆,真正的触目惊心。

从白天,到黑夜,再到晨曦再一次出现,道斯孤身一人在混合着血浆、泥泞、尸液的火线上匍匐着寻找尚存的气息。

他给伤员打吗啡,包扎止血,输血,然后将伤员拖到悬崖边上,用绳梯上多余的绳子拴住伤员,小心翼翼地将他们一个个运到山下,然后返回,继续寻找一线生机。

救援过程中,他几次被巡逻的日本兵发现,几次从近距离的炮火枪弹中死里逃生。。。

根据后来日本兵回忆,当时他们发现了这个医疗兵后朝他开枪,却每次都会出现子弹卡壳的情况!

就这样,道斯在恐惧和绝望中救出一个又一个伤员,他精疲力尽,浑身受伤,不断向上帝祈祷:

“主啊,求求你让我再多救一个人,再救一个,直到把他们全部救出,让我成为最后倒下那个人。。。”

最终,赤手空拳的道斯耗费12个小时,在毫无支援的情况下,救出了75人,平均每10分钟救出一人。

实际上,军方记录的数据是100人,道斯谦虚说是50人,最后取了个折中的数字“75”。

美军因为不断地溃退,早已军心涣散,但道斯创造的奇迹,让他们愿意再次登上钢锯岭。

这一次,日军朝道斯扔过来一个手榴弹,道斯在慌乱中,手脚并用把手榴弹踢了回去!

是的,在电影中看到脚踢手榴弹这个片段时你可能会觉得太扯了,但事实确实是这样。。。

接下来发生的事简直太难以置信,甚至于以大胆闻名的导演梅尔-吉布森都不敢拍了,怕观众觉得太假。

被手榴弹炸伤之后,道斯没有立马呼叫救援,他在原地等了5个小时,直到有战友发现他受伤,才用担架把他抬回去。

回去的路上,他发现地上有个受了重伤的士兵,道斯马上从担架上下来给伤员包扎,然后把担架让给这名士兵,自己等下一波救援,等待过程中还被一名日本狙击手的子弹打碎了左臂。。。

1945年10月,戴斯蒙德·道斯获得由美国政府颁发的美国最高军事荣衔“荣誉勋章”(Medal of Honor),他也是史上第一个获得荣誉勋章的“良心拒服兵役者”(conscientious objector)。

战争致使道斯的身体90%伤残,肋骨和肺损坏,花了五年半治疗,但过量的抗生素又使他失聪。2006年3月23日,道斯去世,享年87岁。

血色的夜沉沉地压下去,人类变成丧心病狂夺取别人性命的杀戮机器,只有天使张开光明羽翼,把人救活,把灵魂救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