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所拥有94年历史的音乐学院为何吸引众多中国青年报考?

如果有人问:“当今中国家喻户晓的钢琴家是谁?”有一个名字恐怕是绕不开的,他就是郎朗,中国钢琴家当中里程碑式的人物,万千琴童心中的榜样!但你知道,郎朗是从柯蒂斯音乐学院毕业的吗?

郎朗15岁去柯蒂斯求学,17岁在拉维尼亚世纪明星音乐会上,他临时顶替发烧的安德烈·瓦兹演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大获成功,震惊世界。

《人物》杂志采访郎朗时,他回忆自己刚进柯蒂斯的惊讶与自卑,因为“遍地都是天才”,他一度不敢在学校的圣诞音乐会上登台,“咱们练的都是死的东西,人家弄的都是活的东西,差距很大”

郎朗的同门小师妹,被誉为“女版郎朗”的王羽佳,15岁考入柯蒂斯音乐学院,在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学习期间,和郎朗一样,她临危受命,接替因病无法完成演出的罗马尼亚钢琴大师拉杜·鲁普,与指挥家迪图瓦执棒下的加拿大国家艺术中心乐团合作演绎贝多芬《第四钢琴协奏曲》。这次“救场”的精彩表现让她被加拿大媒体誉为“一颗巨星诞生了”。此后,她以替补的身份四处“救场”而震惊世界乐坛,开启了自己的成名之路。

时隔多年,早已毕业的王羽佳回忆起母校时,她说:“我15岁考上柯蒂斯,它给了我很多灵感,对我演奏上的思想有很多激发。我们当时弹很难的曲子都有很好的心态,只是为了探索,很快乐,很享受。”

郎朗和王羽佳早已扬名立万,而阮译扬,这位去年刚刚考入柯蒂斯音乐学院的福建男孩儿,可以说是成名在望!

2017年,柯蒂斯面向全球仅招3名学生,一个欧洲,一个美洲,一个亚洲,17岁的阮译扬是全亚洲唯一被录取的学生。除了柯蒂斯,茱莉娅、伊斯曼、新英格兰、曼哈顿等全球顶尖音乐学校也同时向他抛出橄榄枝。获得名校认可后的阮译扬更加谦虚,关于未来,他说:“能考进柯蒂斯音乐学院这所学校,每个人都是演奏家,大家都很优秀,而我也要继续努力学习,勤加练习,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在郎朗、王羽佳、阮译扬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考入柯蒂斯音乐学院的中国留学生中的闪光点。牛顿曾经说过:”如果说我看得比别人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些能考入这所顶级音乐学院的牛人们,除了自身天赋与勤勉外,何尝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柯蒂斯的教授大多是音乐领域的名家,他们教学不为名利,而是在一个单纯的环境中,为世界培养众多杰出的音乐家。8月22日至8月28日,876交通之声携手中科睿谷,邀著名的音乐教育家盖瑞·格拉夫曼携柯蒂斯音乐学院教授与杰出校友,亲临福州!7天时间,为城市注入古典音乐新鲜浪潮!也许,下一个考入柯蒂斯的学子,将在此脱颖而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